怎样种丝瓜视频教程

  南山雅士 大约有近二十年的时间,因为对中国诗坛与诗歌极度失望,我极少读诗,更极少写诗。有之,那肯定是自《诗经》以降,迄唐宋为止的古体诗。 然而,近两年来,因帮朋友打理一公众平台,耳濡目染,竟偶尔忍不住吟出几个不太象样的文字,自觉难登大雅之堂,故从未起投稿之念,在自营平台上编发,亦不敢高调推介,纯属自娱自乐而已。 然内心惴惴,总觉自己资陋而才浅,当多多拜读名家大作,常常求教与揣摩,以期提高。故尔近来常看些纸刊,于微信群看到某些自称高大上的诗人在推介他们的作品,亦常忍不住点开一观。但点开之后,大多数情况下会令人愕然,会喷饭、会捧腹、或干呕……如此种种,常令人误以为诗字当念第三声。鸣呼!诗人与诗歌之堕落,竟至如此乎? 吾生也晚,吾闻也陋。然则,鄙人多少看过几本书;背诵过《庄子》、《诗经》、《唐诗三百首》;读过《楚辞》、《艺文类聚》;翻过莎士比亚、拜伦、普希金、艾略特、都德、泰戈尔的诗集;吟过徐志摩、戴望舒、艾青、流沙河、北岛、顾城、舒婷的名句…… 此外,俺也颇看了些有关诗歌创作与诗论的书籍,一些著名诗评家对名家名作或新锐诗人的评论,俺也总是认真拜读。 因之,微信群里一个个粉墨登场的大湿和他们推介的那些大作,到底是不是诗,俺还是分得清的。只是有些自封的“著名诗人”或“名家”,总是喜欢抛些半通不通的文字垃圾到群,是不是要欺负像我一样的忠实读者读书太少呢? 比如河南某位自封的“名家”,自称蔡文姬故里人氏,以诗坛全才自居,每天叙事诗、哲理诗、抒情诗整个不停!兹各举一例: 叙事诗:“ (一) 戴望舒与穆丽娟 1936年 戴望舒与穆丽娟在上海举行婚礼 戴望舒只顾读书写字 妻子小他12岁缺少沟通交流 更让她耿耿于怀的是 戴望舒念念不忘和初恋的往昔 不多时日 穆丽娟陷入到新的感情里 1940年冬 穆丽娟提出分离 尽管戴望舒绝望中服毒自尽 也没能让对方回心转意 (二) 戴望舒和杨静 1942年 戴望舒与杨静相识 很快进入热恋 虽然父母持反对意见 16岁的杨静还是冲破重重阻力 毅然来到大她21岁的戴望舒身边 1946年春天 他们全家从香港回到上海 收入减少哮喘病又犯 两人感情裂痕出现 杨静爱上了一个姓蔡的青年 并向戴望舒摊牌 ” 我不知道读者诸君如何看待这些句子?在我看来,这些文字即使不是狗屁、垃圾,最起码也是庸俗、低级、低俗甚至下流无耻!这位自封的“名家”所有的叙事诗,就是把从古至今的历史名人或名家的花边旧闻扒拉出来供众人围观。就像一个有窥淫癖的太监,自称最大的混混,在大街上看到个风姿绝世的俊男或靓女,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就扒掉对方的底裤,自个看得津津有味,还一个劲吆喝别人来看!这其实比民国时期的无耻文人或小报记者还要无耻三分,毕竟,那些渣渣还只是扒扒花边新闻,他可是专扒旧闻!而且毫无史料价值和真善美的内涵。一切,只是他来自度娘或茶余饭后闲聊的道听途说。但他却以给这些故人伤口上强行撒了盐而沾沾自喜,与有荣焉。 在任何时代,一个有责任心和担当的文化人,他在为文之前,应该明白:笔底有春秋。写什么、站在谁的立场上写,永远比怎么写重要! 腹有诗书,胸怀天下。以一份悲悯情怀执着地抒写生活中的真善美!写自己的所思所见所感所悟。 这才是为文之道,也是为人之道。 然而在这位自封“名家”这儿,这些都成了然并卵。请看其哲理诗: “时光的小溪向前流淌永不停息 那些美好的往昔 会深深扎根于我们的记忆 仿佛发生昨日 让我们时时想起 都说时光无情 其实 有情的是我你 无情的还是我你 时光的小溪 向前流淌永不停息 改变的是我们的心情 改变的是那份诗情画意 ” 将几个语意浅白且相近的句子拼凑在一起,反复说几遍,这就叫哲理诗了?我不由想起某个大街上、垃圾堆边不停翻捡食物神经有点错乱的流浪汉,那人,时不时也会低声呢喃几声。似通非通,而又令人有几分熟悉之感。 再看其抒情诗: “和你共同走过的春天 和你共同走过的五月 岁月匆匆向前 转眼已是多年 只留下一幕幕精彩片段 在记忆的长河辉煌璀璨 成了梦中永不褪色的画面 风和日丽诗情画意 心海涌动着美好的情感 ” 这些句子,通是通了,但不知作者到底想表达些什么?就像一杯来历不明的白开水,虽然看上不去不脏,但也让人不敢贸然品尝。 古今中外,诗人与诗评家一直有一条最普遍的共识:诗歌,一定要抒发诗人的真情实感。 换句话说,文章合于时而著,歌诗合于事而作。 或曰,文以载道。 或许,对这位“名家”而言,我提这些要求是太高。他或许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些,或者听了也不懂。 那就换一位看看吧。这一位,是成了点小名,然后作死的典型。 这位的名字叫陈衍强,兹录其诗歌如次: “《感动我的中国2005年度人物》 在馆子门口抓潲水里的饭菜吃的聂老者 到单位收旧书旧报每斤赚5分钱的王大娘 爹妈死后蹲在街边给人擦皮鞋的李小燕 为了养活全家午夜还在守着水果摊的赵大贵 每天挑着蜂窝煤往各单元的楼层爬的张二娃 烈日下锄草流的汗珠比收的玉米还多的我母亲 天不亮就上学晚上10点钟还在做作业的我儿子 进城卖鸡蛋被小偷摸走12块钱的我三婶 被村长踢下身四处上访被治安员拦截的马德华 为给公公治病只要有人出30块钱就脱裤子的刘玉兰 作于2006年03月19日 ” 作者及喜欢他的读者说这是讽喻诗。这题材任何都看得出来这同改革开放有关,我不知道作者到底想反讽什么?不过我知道,这跟政治正确无关,但跟道路有关。如果方向与道路错了,恐怕诗歌再好也好不起来了! “《打工妹回乡》 有的带着现金 有的带着活期存折或卡 有的带着夹杂方言尾巴的普通话 有的带着《知音》和《江门文艺》 有的带着话费余额只剩3.7元的手机 有的带着美过的容 有的带着牛仔裤绷紧的下半身 有的带着洗头的手势 有的带着一发不可收拾的毒瘾 有的带着难言之隐的炎症 有的带着办农家乐的想法 有的带着嫁矿老板的迫切心情有的带着广东黄脸婆的老公 有的带着不知谁才是亲爹的小杂种 有的什么都没有带 ” 诗中充斥的炎症、下半身、毒瘾和小杂种无疑带上了诗人的固有思维节奏和隐射的意图。这个社会确实存在阴暗与不公、不平的一面,但无论是作者、读者与诗评家来评论,恐怕很难说出这诗的好、看出这诗的真与美。上半年整个舆论吵吵嚷嚷说方方给西方势力“递刀子”,其实这才是真正的递刀子! “《仰望天空》 为防止武汉的疫情蔓延 我在云南彝良 不仅以驻村扶贫的理由 阻止了一个地上的湖北佬 来我家过年的想法 还像伊朗担心无人机一样 随时仰望天空 看是否有九头鸟飞过 ” 2020年2月2日,陈衍强在疫情肆虐之际发表了这首诗,终于作死成功,受到全国舆论的一致讨伐,被迫请辞云南彝良文联主席并公开向湖北人民致歉。其实,细读之后,平心而论,此诗并未有明显的污辱湖北或武汉人民的意味,身为中国作协会员的他也谈不上蔑视了当今的作协体制。但身为共产党员,且作为具备正科实职身份的县级市文联主席,在全国全民抗疫的紧急状态下公开发声调侃抗疫工作、调侃湖北和武汉人民,显然是不当的、也是不合适的,因而当地党委政府责令他辞职无疑是正确的。但如果因此再给他扣上几顶“红帽子”,那就有扣帽子、打棍子之嫌了! 其实,真正能将陈大湿人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,是下面这一首: “【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】 我要把3个女兵 编成3个方面军 我还要带着她们的梦想 和美 用我生命中剩下的时光 走完红军走过的路 包括像她们的青春一样 丰满的雪山和茂盛的草地 即使行军途中分散 她们也是我的宣传队 等到宿营时会师 我就是她们的播种机 这样气喘吁吁的25000里 就短得像我别在腰间的 一杆老枪 2006.12.4 ” 在该首诗中,青春、丰满的雪山、茂盛的草地、播种机、气喘吁吁的25000里、我别在腰间的老枪……等等字词,相信不用任何解释,读过此诗的人都能明白这家伙所指,以及他那点卑劣而龌龊的思想。是的,25000里长征和革命先烈,以及他们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决不允许被如此公开地、放肆地污辱! 当然,因为智能手机、互联网的发达与普及,微博、微信用户约8亿左右,写诗的人数以千万计,光中国诗歌网的注册诗人,就有好几百万。我们能理解,纯粹出于个人爱好的自娱自乐者,其作品的良莠不齐。 一方面是中国当代诗歌产量的庞大数字与虚假繁荣,一方面是诗歌总体质量一泻千里似的急骤下降。 无论是作协、诗协还是网络诗歌联盟,都无力也无法给诗歌写作和发表定出一个起码的标准。一般的诗歌爱好者,在微信群中以群聊的方式交流或展示自己的作品,这无伤大雅也无可厚非。只要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,语句通顺有诗味,能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即可。但如果连基本的字词句关都过不了,却一个劲地揪着人求点评,估计别人见了你只好绕着走了! 我曾见识过一种所谓的“诗人”,从不好好念书,更不读诗与诗评,给他开的书目从来也都不去看。但却整天混诗群,每天写几句半通不通的文字,在这个群求人改两句,在那个群又央老师改几字,七改八改后,虽已面目全非,但已确乎像那么首诗了!然后,放到他最初混的诗群里得意地晒晒,唬唬人,再拿去某个平台发表…… 这倒也罢了,有时凌晨一二点还在发语音催你为他改诗,关键,还像你欠他似的,说你答应过他了,明天就要上平台发表云云…… 当代诗坛,可谓乱象纷呈:有自封“垃圾派泰斗”的口水诗人,居然为滴滴司机奸杀空姐叫好;亦有知名大刊发表《穿过半个中国去睡你》,并刻意地解读为执着地追求爱情;更有纸媒编辑甚至主编鼓励女诗人为了诗歌而献身,并以发表作品或诗歌大奖作为奖励(交换) ……其乌烟瘴气之象,实非文字所能尽述。 给圈外人的感觉,诗坛正上下一心,誓要扒掉最后的底裤和脸上的面纱,彻底裸奔在这个铜臭的世界里。 或许,中国诗歌,已彻底失去方向与希望。 或许,中国诗歌,需要一场来自全体诗人与诗歌爱好者的救赎。 一首诗,到底写得咋样,值不值得发表(哪怕是平台),其实作者是有起码的自知的。不值得发表,就不要制造垃圾,更不要四处转发(因为,那样做只会加深读者对所有诗歌的厌恶。) 所以,我们的公众平台、我们的纸刊编辑应该树立最起码的审稿用稿标准:所发表诗歌,应该严把内容关,弘扬真善美、鞭挞假丑恶;能抒发作者的真情实感,能真实地反映这个时代人们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所悟。严把文字关,杜绝错别字与病句。鼓励形式创新,但又不惟形式。 总之,作为引领一个社会文化风尚之一的诗歌,该有她最起码的坚守。她可以滥情、可以风骚、可以嘶吼、可以呐喊、可以战斗……但首先,必须穿上最起码的底裤,保持她最基本的文明与尊严!